3 月
28
2006

[轉] 論語的由來

國 文 老 師 看 了 , 可 能 會 昏 倒 …………………

孔 子 開 了 中 國 史 上 最 大 的 補 習 班 , 影 響 後 世 深 遠 。

補 習 班 制 度 完 備 , 對 補 習 費 有 詳 細 規 定 :

十 五 志 而 學 : 要 進 補 習 班 交 十 五 兩 當 報 名 費 。

三 十 而 立 : 交 三 十 兩 只 能 站 著 聽 課 。

四 十 不 惑 : 交 四 十 兩 老 師 上 課 會 講 到 讓 你 沒 有 問 題 為止 。

五 十 知 天 命 : 交 五 十 兩 還 可 以 知 道 明 天 小 考 的 命 題 。

六 十 耳 順 : 交 六 十 兩 除 了 上 述 優 待 外 , 老 師 還 會 講 得讓 你 聽 得 很 舒 服 。

七 十 從 心 所 欲 : 交 七 十 兩 的 話 , 上 課 時 隨 便 你 要 站 著、 坐 著 、 趴 著 、 滾 來 滾 去 都 不 管 你 。

果 然 補 習 班 的 文 宣 一 貼 出 之 後 報 名 者 蜂 擁 而 來 , 絡 繹不 絕 。 學 生 們 進 了 補 習 班 一

段 時 間 後 , 漸 漸 的 發 現 了 一 些 事 :

因 為 孔 子 跟 她 老 婆 也 是 因 一 時 衝 動 , 才 奉 子 之 命 結 婚的 〈 此 段 另 有 史 書 記 載 , 無 關 本 文 , 略 過 不 提 〉 , 並 沒有 經 過 深 入 交 往 。 婚 後 才 發 現 原 來 孔 子 是 大 男 人 主 義 ,剛 好 他 老 婆 也 具 現 代 女 性 觀 念 , 所 以 兩 人 感 情 很 不 好 。自 從 孔 子 講 了 “ 唯 小 人 與 女 子 之 難 養 也 ” 後 , 兩 人 更 勢同 水 火 。 有 一 天 孔 子 從 補 習 班 回 家 後 , 照 例 又 翹 起 二 郎腿 看 報 紙 , 叫 他 老 婆 煮 飯 給 他 吃 , 他 老 婆 很 不 高 興 就 隨便 煮 煮 。 孔 子 看 了 就 很 生 氣 說 : “ 肉 不 正 不 食 ” 。 他 老婆 想 說 , 你 不 吃 那 老 娘 自 己 吃 。 孔 子 更 生 氣 , 就 說 “ 有酒 食 先 生 饌 ” , 他 老 婆 吃 完 後 也 不 洗 碗 就 丟 著 , 孔 子 就更 火 大 , 正 當 夫 妻 兩 吵 得 不 可 開 交 時 , 剛 好 幾 個 學 生 來到 老 師 家 , 看 見 師 父 師 母 吵 架 趕 緊 打 圓 場 , 幫 忙 把 碗 洗一 洗 , 所 以 說 “ 有 事 弟 子 服 其 勞 ” , 一 學 期 過 去 了 , 學生 慢 慢 發 現 一 件 事 很 奇 怪 , 怎 麼 來 補 習 班 這 麼 久 , 老 師好 像 都 沒 教 什 麼 東 西 , 像 每 次 孔 子 都 會 要 求 學 生 發 表 意見 , 等 到 所 有 學 生 都 講 完 了 , 輪 到 孔 子 的 時 候 , 大 家 都想 說 終 於 可 以 從 老 師 這 邊 學 到 一 些 大 道 理 , 增 長 些 智 慧了 , 可 是 孔 子 卻 都 只 淡 淡 地 說 : “ 吾 與 某 某 同 ” , 例 如有 一 次 黃 昏 時 , 大 家 一 起 到 郊 外 去 玩 , 孔 子 就 說 我 們 來講 講 大 家 的 志 願 , 子 路 就 先 講 了 , 就 這 樣 一 路 下 去 , 結果 最 後 孔 子 只 說 “ 吾 與 回 同 ” , 大 家 一 聽 都 傻 眼 了 , 回學 校 後 班 長 子 貢 就 提 議 開 班 會 , 討 論 後 大 家 都 覺 得 如 此下 去 不 是 辦 法 , 就 決 議 請 孔 子 蒞 臨 解 釋 。 孔 子 來 了 , 他就 說 了 一 句 話 , 大 家 聽 完 後 都 目 瞪 口 呆 , 不 曉 得 要 說 什麼 , 子 曰 : “ 三 人 行 必 有 我 師 焉 ”, 為 什 麼 一 定 要我 教 你 們 哪 ? 你 們 也 可 以 自 己 當 自 己 的 老 師 啊 ! 老 師 如此 , 無 奈 補 習 費 已 經 交 了 , 只 好 再 待 下 去 。 沒 想 到 老 師不 負 責 也 就 罷 了 , 還 不 會 做 人 , 到 處 得 罪 人 , 竟 搞 到 在魯 國 待 不 下 去 , 古 時 候 比 較 封 建 專 制 , 一 人 出 事 , 親 朋好 友 也 要 跟 著 倒 霉 , 所 以 學 生 們 只 好 跟 著 老 師 到 處 流 浪, 史 稱 “ 周 遊 列 國 ” 。 曾 子 晚 年 時 回 想 起 這 一 段 求 學 過程 , 非 常 後 悔 , 為 了 避 免 後 代 的 人 再 被 不 肖 補 習 業 者 所騙 , 特 別 交 代 他 兒 子 把 這 一 段 事 情 記 錄 下 來 , 這 也 是 為什 麼 我 們 今 天 能 看 到 論 語 的 原 因 了 !

Related Posts

About the Author: 阿維

阿維雜記本的偷懶維護者

Comments are closed.